<bdo id="ofiov"></bdo>
  • <big id="ofiov"></big>

  • <blockquote id="ofiov"><center id="ofiov"></center></blockquote>

  • <pre id="ofiov"></pre>

    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中國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聯網 CERNET 返回首頁
    二十載,北理工品格鑄就中國“利箭”
    2018-12-17 北京理工大學新聞網

      自五十年代以來,有一款武器裝備成為了歷次大閱兵的“常客”,它強大的火力和戰場壓制能力,彰顯著國威、軍威,這就是目前陸軍射程最遠的多管火箭武器系統。

      “武器裝備是軍隊現代化的重要標志,是國家安全和民族復興的重要支撐。”其中,多管火箭武器作為一種射程遠、威力大、火力猛、機動性好的高性能武器系統,是我軍裝備中的一支“利箭”。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的二十余年間,中國人不僅實現了鑄“箭”技術的從無到有,還將中國“利箭”打造成了世界先進水平。

      在中國“利箭”的鋒芒背后,凝聚了無數軍工科研人員的心血。這其中北京理工大學“遠程火箭項目組”以“敢為天下先”的魄力、開拓進取的創新創業精神和艱苦奮斗、協作奉獻的團隊精神,為中國“利箭”磨鋒利刃。

      二十余年來,這個看似極為普通的科研團隊,至今事業編制的教師不足10人,也無“大牌”專家,卻用幾代人的傾情投入,攻堅克難。如今,遠程火箭項目組是我國陸軍火箭領域的一支重要力量,由于專注于創新驅動,始終保持著行業內的領先優勢。他們為國家安全和軍隊建設作出了實際貢獻,為北京理工大學在武器裝備研制領域奠定一塊堅強基石,為學校發展開拓一片卓越天地,為中國鑄就北理工“利箭”,在矢志軍工的輝煌篇章中,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北京理工大學黨委宣傳部有幸走近遠程火箭項目組組長、項目總師楊樹興教授,傾聽這個“低調神秘”的團隊背后令人心潮澎湃的故事。

      “狹路相逢勇者勝”,斬獲機遇,攻堅克難

      “機遇只給有準備的人”,這份準備,既包括潛心的積累,“舍我其誰”、“敢為天下先”的魄力,也包含了將機遇轉化為成果過程中百折不撓、攻堅克難的勇氣與堅韌。


    PHL03武器系統發射瞬間

      中國的多管火箭武器裝備起步于五十年代初期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從前蘇聯引進的“喀秋莎”火箭炮,但是直至改革開放,我國多管火箭武器系統研制能力還處于較低水平,更無法實現制導控制。1993年,俄羅斯陸軍武器裝備來華舉辦展覽,其中一款配備有控火箭彈的“旋風”多管火箭炮武器系統,精度高、射程遠、火力強,引起中方高度關注,之后啟動了對該型裝備的引進工作,以期通過技術引進實現我軍多管火箭武器裝備的跨越式發展。

      在這一背景下,北京理工大學盛永才和李亨標兩位教授積極工作,使學校及時了解到該型裝備的基本情況和國家需求。面對這一重要的裝備需求信息,擺在北理工面前的并不是一條“金光大道”,而是“困難重重”。學校在70年代曾經從事過火箭彈射流控制的研究,但是該項目在1977年已經終止,項目組也已解散,實驗室更無從談起。雖然具備研制火箭彈控制技術的相關學科,但是現有條件距離研制出具有一定水平可以裝備部隊的火箭彈控制系統還相去甚遠。在同一時期,國內某研究單位已經自籌經費,從俄羅斯引進了“旋風”火箭彈控制系統的樣機,也積極籌措該型裝備的研制工作。

      “當時面臨技術引進和同行競爭的雙重挑戰,但是學校在認真分析之后,認為該型裝備是我軍的重大需求,未來將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雖然看起來目前還不具備研制條件,如果等到條件齊全了,也就失去了先發優勢,沒有條件可以創造條件,但是這個機遇不能放過”,原黨委書記談天民這樣談及當時的情況。北京理工大學在面對發展機遇時從來就有“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勇氣和審時度勢開拓創新的先例,例如1960年前后,學校抓住中國導彈裝備發展的機遇,創建新中國第一批火箭導彈尖端國防專業,澤被今日。

      于是,學校與其他單位合作,迎難而上,果敢承接了該型裝備研制工作。面對火箭彈研制核心部分——控制系統這一“處女地”,學校采取“大協作”模式,組建了由一系陳漢超教授任組長、李亨標教授任副組長、原黨委書記談天民任行政指揮的項目組,同時下設總體、執行機構、陀螺儀、燃氣源、角度總體、距離修正六個組,分別由陳漢超、楊樹興、孟慶元、張平、鄒靜濤、陸秀娣任組長,形成了一個橫跨一系、二系,共5個教研室的“作戰兵團”,即北京理工大學“遠程火箭項目組”(以下簡稱項目組)的雛形。

      項目組在兵器工業總公司的大力支持下,在北京理工大學70年代的研究基礎上,啟動了火箭彈控制系統等關鍵技術的研究。當時,由于對俄裝備的引進希望渺茫,國家堅定了自主研發的信心和決心,明確了“自行研制為主、引進為輔”的工作方針,自此中國先進多管遠程火箭武器系統自主研發的大幕拉開。

      參研初期,外界對于高校能否承擔型號研制任務始終存在質疑,面對質疑和競爭,埋頭實干永遠是北理工人最寶貴的品質。“首先我們在型號研制方面經驗少,第二研究條件差,第三時間緊,任務重,當時的壓力可想而知,但是質疑歸質疑,機遇錯過就不會再來,我們克服困難和壓力承接了任務”,楊樹興回憶當年感慨地說。

      項目組深深認識到參與僅僅是開端,成為“執牛耳者”才能真正將機遇攬入懷中,豪情壯志,必須化為“求真務實、科學嚴謹”的實際行動。在研究起步階段,實驗室條件處于一片空白,為了實現技術攻關,項目組憑借學校提供的50萬元借款作為啟動經費,改建出射流控制試驗系統,艱難的邁出第一步,“這是我們的第一桶金,沒有學校的支持就沒有項目組的今天,也沒有學校在遠程火箭領域的優勢”,談起創業階段的往事,楊樹興深為學校的遠見卓識而自豪。

      在隨后的幾年時間內,項目組面對無技術借鑒、無現成設備的巨大研制困難,與時間賽跑,攻堅克難,立足自主創新,完成了一項項火箭彈控制技術和試驗條件的“雙攻關”。當時項目組有一批30歲左右的年輕科研人員,為了做好項目,廢寢忘食,長時間吃住在實驗室,離家近在咫尺,也顧不上回去,加班加點,每天工作16-20個小時。

      在項目組的共同努力下,1997年基本突破了關鍵技術,在新世紀到來之際,北京理工大學項目團隊高質量地完成研制任務,在業內樹立起良好的口碑和信譽,也開創了改革開放以來學校“在型號研制中第一個武器系統副總師單位、第一個武器系統總師單位”的先河。在其他單位的共同協作努力下,從此,北理工人親手鑄就的中國“利箭”,經受住了各種適應性環境考驗,帶著北理工的鋒芒“一飛沖天”、“擲地有聲”。

      “敢于對自己亮劍”,創新創業精神是發展的不竭動力

      抓住機遇,取得成果,往往容易“轉攻為守”,是選擇舒服享受,固守成績,還是攻勢不減,將自己作為對手,敢于對自己亮劍?

      這群低調務實的北理工人,在取得成績之際,沒有裹足不前,而是根據我軍軍事斗爭需要,全面檢視已有的研究成果,將火箭彈控制系統的小型化、輕量化、低功耗和高精度作為新的科研攻堅目標。

      “創新是生產力,是保持話語權的基礎,是取得發展的最關鍵因素,我們要不斷發明創造,讓項目新穎、先進、實用”,楊樹興認為技術創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基于這樣的理念,面對新的挑戰,團隊成員在苦干實干的基礎上,更加注重“巧干”,工程問題的突破,離不開理論的創新,項目組從火箭彈飛行控制的機理層面揭示問題本質,通過基礎科學問題的解決,有效地推動了裝備研制的創新發展。同時,作為副總師單位參與研制了一系列多用途火箭彈,為我國全面實現火箭武器裝備從無控到有控的技術跨越、大幅提高射擊精度和密度作出了重要貢獻。

      創新不僅是在研究中攻堅克難,更是需要敏銳意識和前瞻眼光。2001年,作為行業內功成名就的研究團隊,項目組始終密切跟蹤新時期軍事斗爭形勢和國際陸軍遠程火箭武器發展的趨勢,并且敏銳捕捉到當時通用的火箭彈飛行控制技術和方法將最終無法滿足不斷發展的軍事需求,必須發展出更加先進的飛行控制模式才能牢牢把握住未來火箭武器研究的技術優勢。但是,當時國家和軍隊并沒有提出這樣的研制要求,也沒有相關的經費支持。

      “當年沒有條件也拿下了項目,現在條件好多了,更不能畏手畏腳,創新和發展就是要面對困難,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項目組自籌資金開始了全程制導火箭彈的研究。正是這一前瞻性舉措,使得項目組在技術探索方面遠遠領先于國內其他研究單位,當2004年國內啟動相關研究的時候,北理工超前的研究成果得到高度評價,并成功獲得了兵器系統470萬元的資金支持,不僅出色完成研制任務,還及時將研究成果向其他規格產品進行移植,終獲成功。這一時期,項目組累計獲得發明專利21項,為獲得2014年的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以及后續主持型號研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我們在進行第一代型號研制的就開始考慮第二代的問題,等第一代生產周期結束我們第二代的產品就出來了,因此創新是靈魂,保證了我們在行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確保我們的引領作用”,楊樹興說。

      創新不僅體現在技術上,管理模式的創新也是生產力。項目組打破了經費、責任集中管理模式,實施子項目組式的層級化管理,分別與各子項目組簽訂內部合同,明確責、權、利,重復調動了全體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在用人模式上,打破了單純依靠學校的事業編制人員,利用項目資金聘用合作單位人員和社會人員,有效地解決了人力不足的問題。

      項目組還是學校里較早啟動軍工產品產學研合作的團隊。在早期參研階段,某兵器企業主動上門申請承擔樣機生產,這家3000人規模的國有企業正處于破產邊緣,也不具有項目產品的生產條件,但是同樣是處于創業中的項目組,卻看到了企業與自己一樣破釜沉舟的決心,決定與之攜手,共同開拓中國火箭彈控制系統事業。就這樣兩個志同道合的創業“小伙伴”相互配合,艱苦奮斗,不僅成功實現樣機生產,完成型號任務,企業也成為火箭彈控制系統產品的主要生產單位,投產當年就實現數億元產值,北理工的技術使得該企業起死回生。截止2015年累計實現產值數十億元,并作為高新技術企業成功上市,學校也通過與該廠的合作累計獲得技術轉讓收入近2億元,成為廠校共贏的典型案例。

      產學研合作同樣為項目組在火箭武器裝備發展提供了更大的舞臺。進入新時期,項目組還積極瞄準了更為廣闊的國際軍品市場,與企業合作為國家研制出優秀外貿武器裝備,與國際軍工強國的產品同臺比武。2006年項目組與兵器某總裝廠合作,由企業提供主要資金,項目組提供技術和部分資金,聯合其它的兵器廠、所,由學校作為總設計師單位開展技術制導火箭的產品研發。雙方精誠合作,在較短的時間內攻克了一系列技術難關,研制出國內第一個制導火箭武器系統,2010年完成了軍貿新產品設計定型。截止2014年,雙方合作研制出3型制導火箭彈,成功在2015年的“火炮彈藥日”上亮相。在歷次赴國外進行裝備演示時,項目組起早貪黑,長途跋涉,在沙漠的炎炎烈日下,用中國“利箭”近乎完美的表現一次次征服了外軍,成功實現軍貿出口,為國家贏得重大效益。

      通過產學研合作,北京理工大學在火箭武器裝備研究方面實力和水平得到進一步彰顯,日益得到國家和業內的認可,2010年項目組獲得主持國內某型重點裝備型號的研制任務,再創先河,北理工首次成為總設計師單位主持國內重點型號研制。項目組面對體制機制和研究保障方面的新問題和新挑戰,克服人力匱乏、時間緊、任務重等困難,順利完成裝備研制,徹底扭轉了遠程火箭武器“打不準、穿不透、毀不了”的局面,創造性實現了中國“利箭”質的飛躍,對于陸軍完成新時期作戰任務使命意義重大,得到軍方的高度評價。

      凝練精神氣質,鑄就“成長型”團隊

      無論是斬獲發展機遇,還是持續創新創業,必須要有一個充滿戰斗力的團隊,團隊創新協作的氛圍、吃苦奉獻的精神、科學嚴謹的態度,都是不可或缺的優秀因素,更為重要的是如何傳承這樣的優良“基因”,構建“成長型”團隊,讓事業永葆青春。

      “在一段時間內集中力量形成研究團隊,實現技術攻關,研制出某型裝備,通過努力是可以實現的,但是從長遠來看,只有為學校武器裝備研制打開一片新的領域,并成為其中的領軍者,這才是抓住了發展機遇,而這并不是短短幾年就可以做到的,也不是一代人可以實現的,必須要形成有成長力的團隊,才能保持技術長青,持續創新,創業不竭。”耄耋之年的原項目組組長陳漢超教授這樣回憶當時的思考。如何培養后備力量,如何形成團隊的成長能力,實現可持續發展?在艱苦攻堅的同時,這一命題也提上了項目組的議事日程。


    創業階段的團隊負責人和子項目負責人

      1996年初,在團隊火箭武器裝備研制取得初步突破的時候,全武器系統研究團隊的主要技術負責人大都已經年逾六十,主管部門也提出要著力培養一批中青年技術骨干,以保持研究工作的可持續發展,這引發了陳漢超教授等負責同志的深思。

      項目組不僅推薦當時的中青年技術骨干楊樹興擔任火箭彈分系統副總設計師,陳漢超教授還主動從項目負責人的崗位上退下來,再積極協助楊樹興教授做好項目總體工作。

      在他的帶動下,項目組一批老教授也積極主動支持幫助青年技術骨干成為子項目的負責人。從此以后,“扶上馬、送一程”自覺培養后備力量成為了團隊最核心的精神氣質,一批青年技術骨干得到鍛煉,快速成長,成為后續型號研制的中堅力量,成長型團隊的逐漸形成,也為之后武器裝備研制持續不斷的創新創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00年環境試驗

      2000年,楊樹興成為項目武器系統的副總設計師主持火箭彈控制系統的研制,標志著北京理工大學將這一發展機遇實實在在地握在了自己手中,為學校武器裝備研制事業做出了一代人的卓越貢獻。“當時壓力的確特別大,但是機遇難得、意義重大,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擔當”,楊樹興提及當時有感而發。

      項目組這種大膽啟用年輕人、為持續保持領先地位奠定基礎的做法在其后的20余年中不斷得到體現。2008年,當項目組承擔某型制導火箭研制任務之初,還是講師的張成就被推薦、任命為武器系統常務副總設計師。2010年,張成、莫波被任命為國內重點裝備型號研制的武器系統副總設計師。如今,以莫波、張成等為代表的第三代團隊骨干逐漸形成,“我們要把未來交給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人”,楊樹興說。

      從事科學研究,特別是武器裝備的研制,必須要有吃苦精神和奉獻精神。全體參研人員,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了北理工自延安創校以來的艱苦奮斗精神,無論是實驗室里的廢寢忘食,還是試驗場上的烈日寒風、高原缺氧,敢于吃苦、甘于吃苦、樂于奉獻的精神已經成為團隊精神氣質厚實的精神底蘊和文化食糧。除了敢打硬仗的團隊作風,新老傳幫、團結關懷亦是項目組的凝聚力所在。在項目組三輩人奮斗、開拓的過程中,前一輩人不光是將未來托付給新一輩,更會從經濟上、待遇上大力支持各方面基礎都欠缺的年輕人,而當年輕人成長起來獨當一面,會將曾經的“預支”反哺給前輩,直到現在,項目組依然會把項目的收益分配給早已退休的老一輩和過逝前輩的家屬,“可以說,沒有前輩就沒有我們,沒有后輩就沒有未來,我們作為中間的一輩人就是要發揮好承前啟后的作用,將傳統接續下去”,楊樹興說。正是一種人人為事業、處處講奉獻、講團結的氛圍,讓這個團隊在二十余載艱苦創業中錘煉形成了核心競爭力——成長力。

      七十五載斗轉星移,雖然校園內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在北京理工大學這所以服務國家需求為己任,傳承著“延安根 軍工魂”的校園中,還有許許多多的團隊和軍工科研人員,默默無聞為國家和民族作出不凡貢獻,默默為“國防情 北理夢”筑就新的篇章。

      這種來自北理工的貢獻,為國家可以無聲無息,永不示人,當國家需要,則一擊必中,用我必勝。

      這就是北京理工大學的使命擔當!

    (本文原載于北京理工大學新聞網 2016年3月28日)

    相關內容 

    教育信息化資訊微信二維碼

    特別聲明: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高校科技頻道聯系電話:010-62603071
    郵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眾號:高校科技進展
    在线亚洲